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
《远山淡影》著作:一位母亲时隔多年的多重自我欺骗_情感频道_东

作者:admin     发布时间:2020-05-26 01:13 点击数:

回忆,我发现,可能是不可靠的东西。

??悦子

纪律,忠诚,从前是这些东西把日本人团结在一起。也许听起来不太真实,可确实是这样的。人们都有一种责任感。对自己的家庭,对上级,对国家。可是现在人们不再讲这些了,而是讲什么民主。当一个人想自私自利时,想丢掉责任时,就说民主。

作为石黑一雄的首部作品, 《远山淡影》在许多方面都略显青涩, 并未如《长日留痕》《浮世画家》及《上海孤儿》等后续作品一样获得布克奖提名。

石黑本人也低估了这部处女作:“我很喜欢它, 但我仍觉得它令人困扰结尾几乎就是个谜, 如此令人不解的程度下, 我却没看到任何有艺术价值的收获。它可以说是缺乏经验, 错误判读了显而易见和微妙无比的东西。即使当时, 结尾也令我不甚满意。”

但正如《远山淡影》中文本译者张晓意所言, 这部作品中的“很多东西成了他日后的标志, 如:第一人称叙述、回忆、幽默与讽刺、国际化的视角等。

《远山淡影》豆瓣上2万阅读者评出了8.2分的高分,是一部值得一读的日本历史小说。。

1、一开始的叙事框架结构,将人引入到一个虚幻的现实社会中

故事的开始主人公以悦子命名,讲述了一个与许多经历过空袭的日本人一样, 悦子过上了另外一种与曾经的生活格格不入的日子。空袭过后,悦子失去了父母、爱人, 曾经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也一并消亡。

一无所有的她被好心的绪方先生收留, 并且与绪方先生之子二郎结为夫妻, 试图走出那个已经塌陷的过往世界, 开始新的人生旅程。

但是事实不像她预期的那样,新的爱人二郎并不像空袭中死去的老公那么好相处。

二郎并不像他的父亲那样,表现得非常和蔼可亲,他是一个有着大男人主义的男人,喜欢对着自己的妻子颐指气使。

这一点书中有详细的记载:二郎取得事业上的成功,回家向父亲报到,悦子不失时机的对丈夫说:恭喜!我太高兴了。结果二郎抬起头很不高兴的说:你干嘛那样站在那里。然后示意悦子去弄点茶来喝。

第二个细节:饭后二郎打算和父亲喝点清酒,便冲悦子点点头,然后悦子走向橱柜,取出一个酒瓶和两个杯子。

这一系列看似微乎其微的细节描写,蕴含着悦子对这种表面上看起来幸福和谐生活的极其失望和低落。

她亲手封存了之前的自己, 欺骗自己过着幸福的生活, 正是因为她不愿承认自己对生活现状的不满。

而那把置于高架之上、方盒之内的小提琴, 不断提醒着悦子曾经的生活, 提醒悦子对现有生活的抗拒。

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坟,希望曾经不完美的自己只是别人而已。生活是一首谁也不愿吟唱的哀歌,每个人都希望里面的主角不是自己。

从这个角度上说, 悦子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普通一员的代表??空袭过后, 日本日本逐渐开始了战后重建, 整个国家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、安稳, 而看似按部就班生活的人们, 内心却都笼罩着挥散不去的战争阴霾, 那生机勃勃的一派景象下面, 依旧是“废墟一片”, 人们好似在两个世界中徘徊、掩饰、探索、挣扎, 带着各自内心的创伤和痛苦, 既无法回到过去, 又无法完全接受现在。

关闭窗口